有一首歌是這麼唱的:「思想起,日頭出來啊依嘟滿天紅,枋寮啊過去啊,依嘟是楓港啊,依嘟唉喲喂」。為什麼說枋寮過去是楓港,而不說楓港過去是枋寮呢?可見,作者一定是從北邊走過去的!喔耶!快去聯絡開會,就跟大家說有新的研討會論文可以寫了。一篇就寫作者歌詞中地理位置間的位階關係以及是否隱含了北部中心主義,一篇就寫旅途過程的走法是否體現了全球化的進程。行了。開麥拉!

枋寮有一個小巧的鐵道藝術村。原本廢棄的鐵路舊舍現在成了藝術家安身立命、展演作品的地方。怎麼好像鐵路都變成藝術村了,台東是,嘉義是,台中新竹是,枋寮也是,就連以前小五分火車的舊倉庫都變成藝術村了(例如麻豆)。雖說這樣的重新利用與改造是很有意義的,但如果不斷複製,就跟台糖園區的老房子永遠拿來賣冰棒一樣,沒有新意。到底廢置空間除了變成藝文空間和咖啡店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的可能?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年輕人能接受的老東西不多,老屋改裝的酒吧是其中一樣。當他們帶著不解而有時有點鄙夷的眼神打量著愛喝功夫茶的老摳摳的同時,倒是樂意來這種老房子喝一杯酒(有時也會點茶)。若要帶著會看到許多文青的心情來到這種地方,就大錯特錯。這裡大部分都是濃妝豔抹裝扮時髦的年輕人,成天護老樹寶老屋的文青,倒沒看到幾個。

但仔細審視,店裡的裝飾擺設,還不見得真老。年代固然久遠,但本質上也都是當時最新穎前衛的東西。年輕人若想發思古之幽情,也要將自己與數十年前的年輕人對齊。所以這裡有的是搖滾樂、龐克、塑膠感製品、普普風,不會是客家花布、白光、周璇、群英會。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美濃的玩法:前一晚去廣善堂寄住,享受一下熱心廟祝滔滔不絕混著蟲鳴鳥嘶的多聲嘈雜。在天將明未明之時被鼓鑼磬鐘吵醒,不情不願地起身前往中正湖,觀賞畫幅中的山水以及山水中的畫幅。帶著一絲絲捨不得卻又不得不捨得的飢腸轆轆,回到廣善堂吃早餐,稀飯、醃鳳梨、豆腐乳、炒青菜。趁著清晨的薄霧騎它個一圈單車,讓綠意和草味隨著風迎撲在臉上。十點以後就可以準備吃午飯兼睡午覺,醒來之後,泡泡茶聊聊天。下午三四點過後,若還有玩意,再出去晃晃;若無,打完收工回家。

但問題在於,除非在大都市,否則很難在旅途中覓得一處清幽之地,睡午覺泡茶好好聊天,更別談旅店還規定時間得check out這種陋習,導致國人旅遊的中午往往是設計在兩點的路途中在遊覽車上睡覺。旅遊事業的硬體缺乏創意以及行程的制式化往往是互生關係,所以當初我看到這間民宿的介紹,尤其是最下面兩項理念,真直呼過癮。嗯,旅遊的基礎建設真也挺重要的。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黃昏時分,搭鐵路到東海,一個無人小站。不算有站體,只有一個開放式的鐵皮屋矗立在月台上。站旁有一整片蓮霧田,遠遠地襯著中央山脈的南端;月台旁就是一片漁塭。東海站原本是隔壁枋寮鐵道藝術村延伸計畫的一部份,月台上擺設許多裝置藝術,然而八八水災把一切都搞爆了。如今,空蕩的月台上,只聽到抽水馬達趴答趴答的聲響,跟周圍的寂靜相比,大聲到令人吃驚的程度。

東海只有站站停靠的區間車到的了,然而在南迴鐵路上,多是直奔台東的自強號,區間車倒也不是沒有,但時間行程很難橋的順利。這次是剛好走到佳冬,便想順道過去拜訪。在佳冬遇到了一個好慈祥可愛的台鐵站務員,拿著我的套票端詳半天,好奇地問了我一連串問題,彷彿他有生之年未曾看過這票種。的確,他從來沒看過,我還花了十分鐘告訴他這票的原理。「少年仔,我還真的沒看過這種的,怎麼會有人來佳冬旅行呢?」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身為夢之大地bbs站poor版的榮譽會員,現在也該來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了。

有機肥料開放索取。本肥料製作的原料完全免費,而這要感謝府城三大巨頭的贊助 — 85度c贊助咖啡渣、延平郡王祠提供枯黃落葉、以及品客小八以無私的大愛分享他們的……嗯……啊……。包準你的植物吃了,不但頭腦變聰明了,考試也會考一百分呢!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你會為了什麼原因休學?(3/15大學生了沒)

中樂透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國的吧台,用木製洗衣板比鄰鋪排而成)

阿國是座落於二空眷村軍區的一間由日式老房改裝而成酒吧的老闆。這是間低調的酒吧,沒有招牌,更沒有名字,為了方便,顧客索性用老闆的名字來稱呼之。但它的外表雖則樸素,卻一點都不低調,即便是首次前往不諳路途之人,也能輕易在軍營區一片漆黑中認出平房裡的的微微燭光。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1.

第一次從南部返家過年,隨時充滿著因沒經驗而來的不確定感,尤其是當新聞總報導著什麼台鐵開放網路訂票不到一小時西部幹線就被搶購一空的消息,更讓人感到恐慌。想坐客運,怕被堵在高速公路上,全車乘客屎尿噴發會造成災難;想用台鐵fun寒假的票晃回台北,時間長不是問題,只怕是一位難求。於是訂了貴三三自強號。

拖到最後一秒,誠惶誠恐上網訂了票,竟然給我訂到。取了票上了車,才發現,怎麼車廂只有我一個人救命啊……。一路睡到台中,才有一群人上了這車廂,但沒多久又都消失了,應是短程通勤者。當時真的很想跳車退票改坐台鐵fun寒假啊……七百多元可以吃快二十碗阿川吐魠魚羹耶。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真是對不起,我看到一半就睡著了。一部非常催眠的電影。根據零碎的記憶以及自己的想像胡亂拼湊的結果(我發誓我現在人在台灣,也沒有在寫每週毒物摘要),這部片的中心主旨是:真愛旅程存在於這世界的每一個角落。繁華卻陰暗的猛假裡亦有一條叫做Revolutionary Road的巷弄,即便是黑道也沒有可以不走的豁免權。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章啊瑰同學來訪,帶他探訪自己也沒去過的地方。來到鄭成功登陸的鹿耳門,這裡有兩大媽祖廟大車拼,各稱自己才是正牌的一脈相傳。一者「鹿耳門天后宮」,一者「正統鹿耳門聖母廟」。雖然總是對成天大聲嚷嚷自己是正統的人比較心存懷疑,但這雞生蛋蛋生雞的懸疑公案還是讓學者們去解決吧。不然燒本布希亞的書給兩位媽祖看好了:不要再吵了,世界上沒有東西是真的!

以井窺天的聾啞人士又錯了,仍舊還是天外有天。從安中路騎過去時,遠望見三棟廟體建築,我與章啊瑰齊聲驚嘆,哇靠,這未免太威吧?過一個彎,才發現,那三棟只是偏殿,與另外三個偏殿左右對稱地拱著三進大正殿。而且這廟竟然還有護城河!

廟的周遭亦有可觀之處。正門右手邊是已經廢棄的悟智樂園,萬金油曾經寫過一篇遊記;廟後方有一片蓮花池和一條靜美有味的林蔭小道;廟邊隨便繞繞,一堆冬天沒在運轉的漁塭以及油菜花田。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