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邪術這條路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裸體海灘

⊙胡淑雯(原載於自由時報)

去年冬天,小海懷疑自己得了憂鬱症。他在圖書館的研討室裡,以課堂助教的身分,領著幾個研究生進行小組討論:「藝術與救贖」,一個危險的、隨時會敗給「虛無」的題目。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快速地把這本書給翻完,我隱約覺得,莊祖宜是龍蝦王子的筆名?

《廚房裡的人類學家》作者序

作者/莊祖宜

從學院到廚房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 Jun 14 Sat 2008 12:06
  • 忍耐

兩個妖女,在非常相近的時間裡分別po了新文章,是各自的最新讀書心得。放在一起讀,有某種莫名其妙的錯置感。我的第一個反應是,考零分應該又要被罵了吧。一個應當春風化雨的中產階級,怎麼一直靠腰靠北嗚嗚哀鳴呢?可是,章鵑分好像不會被罵,就算想罵也不知道應該如何罵起。他是個沒有固定身份的自由作家,要怎麼罵他尸位素餐呢?文章裡是熱血沸騰的大是大非,要怎麼罵他風花雪月呢?一個在真實世界裡與他們兩位都不相識的讀者,可以很簡單地開始攻擊一個不務正業的中產階級,可是怎麼攻擊一個沒有正業的熱血文青呢?

這兩個人的特殊之處在於,如果他們兩個互相交換身份,就會各自變成再平凡不過的正常人。因為符合大家對他們社會身份的期待,就不會再有一直被罵以及無從罵起的問題了。只是,這兩個都很熱愛讀書的人,都選擇成為特別的人,這大概就是人生的荒謬性,但也是人生的有趣之處吧。他們到底是怎麼選擇了各自的路,沒人知道;他們到底是怎麼以為別無選擇地選了各自的路,也沒人知道。

張現在也在當空格,拿錢玩耍不亦樂乎,卻好像沒有動搖他繼續令人無從罵起的決心。柯不當空格很久了,可他似乎還無法擺脫冰封小鎮帶給他的長期創傷。雖然柯的行路難一直被空格們奉為經典名著,可是,我卻覺得自己的留學經驗跟張的比較親近。也許巨大又渺小的孤獨對性情本來就很孤僻的宅男而言沒什麼殺傷力吧?冰封五月的小鎮也沒有。當時,我並不感到痛苦,只覺得這一切都非常、非常、非常之無聊。痛苦易忍,一咬牙就過了;無聊難忍,因為無從忍起。寒暑假一定會開始、期末報告一定會交出去、口頭報告的十五分鐘一定會過去、考卷一定會改完、學位一定會拿到、升等遲早會通過。這一切都不用操心,更不用忍。沒辦法忍的,只有當下這莫名其妙的一分鐘而已。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1. 這個人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搞不清楚,世界上每一個不同的地方,展現和評價秀異的形式和標準是不一樣的。一件在辯論社被誇讚的行為,不一定會在蛋糕社得到同等的評價;一個被蛋糕社掃地出門的人,也不見得會在熱舞社被人排擠。

2. 所以,這個人進了邪術巨塔當女工,卻還一直幻想以為自己在破報當記者,這還不打緊,更糟的是,他一直在用一種跟破報完全不相容的中產浪漫吟遊詩人的tone在講話,整個搭配起來就是一整個蠢,而他很可能還以為這種講話方式會被誇讚而沾沾自喜!(也許他在歪文系就會成為明星喔?其實問我也不準,因為我的樣本只有一個章曉宏啊!)。

3. 最矛盾而令人匪夷所思的一點,就是,這個人常常會很白目的,把大家希望心照不宣的秘密,以一種非常不適當的方式統統挖出來。可是這個人偏偏又非常擅長包裝和行銷自己,所以,當他這樣連最最基本的假掰角色扮演的化妝功夫都不做,而一天到晚在踩地雷的時候,就會令人懷疑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比如說,像留學的時候,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同事們也經歷過都心知肚明啊,你要不然就沒水準一點,像這個範本,用跌跌撞撞四個字隨便帶過就好;要不然就有水準一點,可以像這個範本一樣穿插一些眾人皆醉的倔強結論啊,為什麼要那麼白目,跟柯零分一樣把事實很詳細的描述出來呢?還有,邪術巨塔是個監獄和製造業工廠,這件事情,不是大家心裡知道就好嗎?你幹嘛要一直講出來在傷口上撒鹽呢?而且,你一直嚷嚷,一下子像土星一下子要繞路,等於是把同事們的真實身份是囚犯和女工的這個事實給講了出來。這種一點情面都不留的作法,你說要讓大家情何以堪呢?你看,平平是在傷口上撒鹽,人家這篇文章不就撒的漂亮的多嗎?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前一陣子在婚禮上遇到一些大學同學。其中有一位,現在又回到螟視工作。他現在的工作很爽,上班時間只有下午三點到下午六點,共三個小時,可是可以領全薪。另一位,冥老以前的學生,在據說很操的地上雜誌工作。據師姊轉述,他最近想辭職,可是遭到主管強力慰留,給了許多甜頭,例如,他可以愛來不來,即使很重要的編輯會議也一樣。有一位在貿易代理商上班的高中同學,現在也是工作量變一半,還是領一樣的薪水耶。而且,他明明是幹那種坐辦公室的工作,時間到就要去敲木魚的那種,可是他還是不用打卡,甚至可以愛去不去耶。

好振奮人心喔,真的。我那時心裡在想,如果未來可以這樣偷雞摸狗,這樣的未來應該很值得現在努力一下吧。就算不要跟別的行業比,如果至少可以過的比同儕爽,那應該也很值得投資吧。照這樣想的話,不管做什麼行業,好像其實都沒什麼太大關係,搞不好回去讀書當教授也是一件好差事。「比教授還爽的教授」?嗯,聽起來好像蠻誘人的。

冰雪聰明那一掛的,大概是他的同儕們嫉妒羨慕的對象了吧。又可以少教幾堂課、又有人願意給他一大堆錢、還有人願意想辦法偷偷讓他放多一點假。好好喔,想到就覺得好羨慕。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感謝摳摳妹再度跨海掃圖。本圖來自同一本書的第三十二集。給各位正在進出行動的朋友們參考。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凡是留學生,都會咕狗。不對,這句話我修正,只有厚顏無恥每次都稿到狗急跳牆的留學生,才會咕狗。像批踢踢某個版會用「人家美國名校一個禮拜一堂課六百多頁,訓練出來就是不一樣」、「你看不完不代表別人看不完」(註一)來罵人的那些人,應該不需要用到咕狗,以免自貶身價。

任何事情都是社會的縮影,咕狗也不例外。就拿學術文章的摘要與介紹來說,也反應了台灣香港學界的某些現狀。比如說David Harvey這種人物,可以找到的中文資料就很多,摘要、介紹、文章引用、拍馬屁的話,樣樣都來,找的不亦樂乎。像Armand Mattelart呢,就少了非常多,而且就是集中在某幾本上(而且根據莫非定律,一定都是你不想找的那幾本)。繁體中文學界的口味喜好現狀,咕狗之後大概可以看到個端倪。

前幾天在看一本書,Terry Eagleton寫的。才看了兩頁就怒急攻心:這個歐吉桑到底在靠邀什麼!他的英文文法和句型我真的看不懂,一句四行,一段兩句,講話顛三倒四不知道在幹嘛,前一句在講他家的狗下一句就開始講刮鬍刀很好用。我心裡在想,他到底是誰,怎麼如此莫名其妙,老師幹嘛指定他文章,這個人我從來沒聽過耶。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Q:你要趕快努力多吃點蘿蔔啊,你為什麼不吃蘿蔔呢??吃蘿蔔對未來的視力很有幫助耶。

A:唉,我也知道,出來混總有一天要還的。可是我只欠了一百萬,要我還一千萬不是虧大了嗎?

PS:銀行的呆帳來自於,有些人不想還,有些人還不起。銀行要改善體質的方法,通常是打消呆帳,而不是放高利貸、逼人還錢。逼不想還的人還錢,是一種徒勞;逼還不起錢的人還錢,也是一種徒勞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 Nov 28 Tue 2006 10:18
  • 惡女

(感謝摳摳妹跨海掃圖。資料來源:深見淳,《惡女》,第三十一集,第八十七頁)

Q: 你這個人真的很奇怪。不喜歡唸書也就算了,既然已經人都已經來到這邊了,卻還是不肯好好認真負責的作點事,整天還是一直在靠邀。那我問你,你到底幹嘛要出國唸書????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那也要蘿蔔好吃才行哪。

像我這種挑食的人,食不下嚥,是要怎麼救呢?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知道寫的很亂很糟,我會再修改的,請給點建議吧。

除了太過深沈以至於有口難言的象牙塔,還有一種是進退失據的象牙塔。

大四必修的辦公室大石頭學,讓我很困惑。那個學期,我們讀的讀物大多是用各種角度來探討辦公室裡面有什麼權力運作和不平等之類狗屁倒灶的事情。那時,年幼無知的我,只知道用著一種功利主義的角度來思考:這些大石頭學家真酷,把權力和不平等運作的邏輯搞得那麼清楚,那麼,他們一定很知道怎麼改變這些邏輯,或者至少知道惡搞的巧門在哪裡囉?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很多人喜歡跟隨大師學習,因為很有收穫。但是,大師的類型也有不同。有些樂於接受各種觀點,開放討論廣納百川,粹練出更成熟的思考;有些卻孤芳自賞,拒聽拒看,驕傲而日益精進的守住一家之言。

遇到前一種大師,是幸運的,因為謙遜是一種難以學習的美德。

遇到後一種大師,也是幸運的,因為偏執是一種更難學習的美德。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第一堂課。用很破爛的英文向班上的大一學生解釋什麼叫做抄襲,什麼又叫做適當的引用。許多無可預測的童言童語,讓我覺得驚奇。

「助教,可是我們怎麼確定引用的資料,他就不是抄襲別人的呢?」

(我聽到這個問題時,心理第一個想到的是,「是啊,他能抄我卻不能抄,這樣不是虧大了嗎?」。不過呢,我是正直的留學生,也從來沒報過假帳,所以我絕對不承認我有這種想法,這完全是聽我另外一個朋友說的。)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台灣學界有些比較有反省性的聲音,會覺得到火星留學的留學生(特別是人文社會領域)都容易習焉不察的用著火星觀點分析台灣社會。這點我並不否認也大表贊同。但是,要釐清的一點是,能夠同時受火星教育、又一邊反省台灣脈絡的學生,一百個裡面,只有一兩個(那些田野地點和學術關懷是跟台灣有關的、或者自以為自己有在反省台灣脈絡的,我沒有算進去喔。許純美也自以為很美啊,難道我就得因此而把他算在台灣美人之一嗎?),所以這種人,是更加彌足珍貴、也值得敬佩和學習效法的。

可是,對於留學生的習焉不察套用火星觀點的這種批評,我現在覺得這其實有點不公平。這有點像在罵中元普渡時忙了一整天好假裝成好媳婦的家庭主婦,為什麼晚上忙完的時候不讀點書充實自己卻想趕快休息一樣。(而且,通常越火星中心的歸國學人罵的越大聲。這就像某師姊曾說過他的同學膚色不是白的反而心更白、還有我的經驗是這裡的亞洲教授反而更愛嫌亞洲學生英文不好是一樣的)。因為,1)你當初申請的時候,還不是一樣習焉不察的只申請火星嗎?難道你對其他(英語系)國家的學校和學制有任何概念嗎?(而且很多人嘴砲歸嘴砲,最後還不是又跑回火星去吃加了太多奶油的千層麵......)2)念博士班,本來就是一連串被規訓和自我規訓的過程。如何自high的說服自己美食和摩天輪絕對沒有比知識能帶來更多的喜樂(或者更基進地拒絕承認世界上有美食和摩天輪的存在)、如何長期正襟危坐棄絕色慾地在圖書館立地成佛、如何克己復禮而自我規訓地忍受並完成一連串的寫作過程、如何不厭其煩、並雞同鴨講的跟老師討論溝通協調協商折衝,直到可以做出能被你的口委們理解並且接受的作品。讀書求學的一切,都是一種海裡尋針與奮游上岸的過程,而學院的訓練是更進一步地多放一隻(或多隻)鯊魚在背後追你,好讓你精疲力竭,只好不錯過任何眼前浮木地,get things done。學院的目的的確是在培養自由思考的心靈,但是學院的日常生活運作史,卻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很多鼓勵衝破規訓、抵抗火星、自由思考的宣稱,我當然相信,也深受感動。但有時這種宣稱都太容易也太理所當然,以致於容易流為廉價。好像「作總統大家有機會」這類宣稱,令人感動,但也容易淪為最高級的嘴砲。事實上是,每個人的確都有溫飽的權利,也都有成功的可能,但實際情形就是,有人吃大餐、有人吃大便。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今天第一天上課,是我要當助教的那堂課老師演講的部份(這也難怪學生一直訴求免學費。畢竟,付了大把鈔票,結果是這種助教在浪費自己的時間,要是你你不會覺得很想撞牆嗎?)。老師在簡介課程大綱,講到政治經濟學部份的時候,問了一個問題:「如果媒體,想要用最少的成本、獲取最大的收益,請問他們會製作什麼樣的節目?」

有人回答:新聞。

這不是老師心中想要的答案,但是我不自覺的回過頭,想看看他是不是台灣來的面孔。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今天有一個朋友,msn傳來了一個訊息,說他覺得有點不想念大石頭系了。因為他看到一位正在念大石頭系博士班的前輩,在他的blog上放了一篇學術性質的摘要,是摘要某位法國理論學者的論著。但是,他根本看不懂這篇摘要,覺得很高深,覺得自己根本不可能寫出這種東西,所以沒什麼信心念大石頭系博士班。

根據本人的經驗,摘要要寫到讓別人看不懂,是很正常的。要讓自己看不懂,也是很常見的事情。但是我不大確定這篇摘要的原作者是誰,所以不敢妄下斷言。於是我點進去那篇摘要想一探究竟。嗯,這本書我以前看過,應該可以做出較好的判斷。再往下看,看了兩段,直接按end,於是我決定告訴我朋友真話:

根據我在火星兩年的經驗,通常摘要的產製過程,是這樣的: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