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社會系大石頭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楊科,中文系副教授,一日回家撞見為了升遷的老婆與副校長偷情,卻窩囊地幫副校長找尋內褲。參加社會運動成為英雄,卻被同儕集體表決送進精神病院。在院裡向病人講解詩經,竟得到在大學裡從未有過的熱烈迴響。逃回老家,在花街柳巷裡跟妓女說教,重拾知識份子的尊嚴,也愛上了初戀情人所生的未成年少女。因嫉妒心掐死少女的新婚夫婿,從此踏上亡命之途,卻意外在古城發現詩經未出土的寶貴資料。帶著這些資料和副校長通姦證據重返學校,想跟學校要求減教勒索經費,卻只換來同儕面面相覷的對待,只好重回天堂街。但時值政府強力掃黃,只好帶著那群無家可歸的妓女,前往詩經古城。後來不斷有失意的教授聞風而至,大家也在那裡定居下來。

這本書,一出版就遭致許多學術中人的批評,而那些批評確實有其道理。作者描繪的學術圈是一個活色生香的花花世界,但是,這些生猛的情節並不是他們當初對於這份工作的期待,或多少覺得自己可以置身政治事外。所以,當作者故意安排這樣一個不問世事、潛心研究的主角遭逢大難,就的確傷了他們的心。批評者強力澄清,事實並非如此。有趣的是,雖然作者跟《在黑暗中漫舞》的導演一樣,如此故意而挑釁,但批評者大半辯論情節的真偽,不大評論其態度。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最近常到台灣文學館去。沒什麼特殊目的,總只是胡亂抓幾本書,有一搭沒一搭地翻,不耐煩就換本,但常這樣就莫名其妙坐了一個下午。在這樣一個舒適而寧靜致遠的圖書館裡,我做了一件很古怪的事情--我把舒國治的所有作品都看過了一遍。而這種古怪的想法,其實只源起於一個很簡單的問題意識:我想知道,這個奇怪的傢伙,是一開始就變成現在這樣嗎?他會不會不小心在某個字裡行間,露出狐狸尾巴?

這些作品裡,我覺得最特別的是「流浪集」。跟其他的作品相較,我覺得它裡面有著較多抱怨、指導性的口氣、以及有攻擊性的碎念。這一點,跟他平常表現出來那種天下與我何干的輕鬆悠閒調調不大一樣。例如:「常常念及累之人,旅途其實只是另一形式給他離開都市去另找一個埋怨的機會。他還是待在家裏好。即使在自家都市,常常在你面前嘆累的人,遠之宜也。」(p.61)、「真的,在家裡就只能洗澡睡覺大便;若再有一點多的時間,也不過是等洗澡等睡覺等大便罷了。那些自認能在家中做更多文化、消閒享樂事如看報看DVD煮咖啡的人,或許正是把睡覺、大便、洗澡的時間弄到不足的人。」(p.103)、「倘人連路也不願走,可知他有多高身段,有多高之傲慢,固然我人常說的『懶得走』似乎在於這一懶字,實則此懶字包含了多少的內心不情願,而這隱蘊在內的長期不情願,便是阻礙快樂之最最大病。」(p.125)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前在大石頭系上課時,老師最常用一個研究例子來講解中介變項:統計上來說,黑人的確比白人犯罪率高,但是就這樣說族群膚色的不同導致犯罪率是不對的,因為這中間有一個「貧窮」的中介變項。實際上,是窮的人比較容易犯罪,只是普遍來說黑人比白人窮而已。所以,我們千萬不能本質化種族和膚色這種東西。那個時候聽到這個例子,只覺得好奇怪,但說不出來怪在哪裡。

還有某些時刻,我們會讀到一些像「誰是踢大學生」階層化文章。這類文章大概講的是:很多人之所以腦殘考不上踢大,族群差異的確是一個很有解釋力的變項。但是,我們也不能本質化族群。而是在族群與教育成就中間還有一些東西,導致了家長教養方式與教育機會的不均等,比如說有沒有錢之類這回事。我那時候也很奇怪,但也說不出來怪在哪裡。

現在身為聾啞人士,會一直想起村上春樹在終於悲哀的外國語裡面說的:火星人其實發明了一個跟空間有關的詞彙來展示他們的偏見。他們已經不再說「黑人很危險喔你會被他們打喔」,而改成比較高級而委婉的說法:「那個區域是危險區域唷,晚上最好不要去」。所以呢,不能本質化膚色,就本質化地理區域吧;不能本質化種族,就本質化貧窮與富裕吧;不能本質化族群,就本質化教養方式和人生會遇到的機會吧;不能本質化性別,就本質化寫作好不好這件事吧。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上一篇有人回應說大石頭系很菁英主義,我也這麼覺得。

在台灣,大石頭系喜歡(並且唯一被認可)的研究題目,只有原創性的研究(翻譯:有趣、全觀、大部頭、發人深省、跟別人不同)。

就是能在高空中飛翔,拿著一支超強望遠鏡,細細觀察地表的紋理。然後用受過訓練的一對眼睛和一隻利筆,把眼前所見精確的描繪出來。嗯,描繪、詮釋、再現、爬疏,你要怎麼說都可以。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我並不喜歡別人看電影時不專心。在美國的時候,常會推薦朋友一些自己很喜歡的片。有時會有機會大家坐在一起看的時候,我的無名火就會常常莫名升起。常常就是有人會莫名其妙的岔題分心,舉凡接手機、磨豆漿、上購物網站、很高興的聊起天來,樣樣都有。此時我心裡總是一邊緊張一邊暗罵:啊啊啊,快點看這邊啦,這裡有一個細節哪,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那邊切小白菜了!!!

不過,他們不專心看電影,關我什麼事?但最惹人生氣的,就是他們事後會說,那部片哪有好看啊?沒有啊!一點都不好看!此時我心裡會暗恨的想,那是因為你沒有專心,沒有看到ABCDEFG,如果你有認真看,也許會覺得好看哪。

這或許給我們一個陽光的啟示:在批評之前,最好認真的把電影給看完,不然會變成一個令人討厭的人。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在一場記者會裡,一個很白目的學生被罵了。高等教育的目的不是讓學生得到答案,而是讓學生學會問值得問的問題,不要只是想得到老師的答案。

一聞此言,覺得大快人心,這種白目學生被修理,真的是活該。可是過沒幾秒後,卻忽然卻又感同身受的想,天啊,連假掰名媛都知道如何利用語言隱藏自己的身份,這個人,怎麼敢冒這種大石頭系的大不諱,背後也許有很多淒涼的故事吧(他到過火星,所以已經發瘋了嗎?)

我不是在反駁那位老師的話,相反地,我十分同意高等教育的目的,甚至是最重要的目的,是讓學生學會問好的問題。但是,這跟學生有沒有聽到好的答案,根本就是兩回事。甚至,我還覺得,因為強調問問題的重要,很多時候讓老師們無意識的規避了,自己應該給一個好答案的責任。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最近看了一篇文章,關於台妹的復仇,看完想撞牆。這個妖女寫得太好了,大概一百年後我也未能及。

但我後來在想,為什麼會覺得他寫得很好?因為他文字通順、用字華美嗎?還是因為他描寫得很真實、捕捉到每一個細節的吉光片羽呢?可是,我生活周遭又沒有認識任何一個文中所謂的台妹,我也一點都不瞭解他們的生活經驗和想法。那麼,我為什麼,又憑什麼,能判斷文章的描繪到底真不真實或細不細膩呢?

當然,這篇文章的價值,不只是文字通順或描寫細膩而已,但這又是另外一個話題了,和本文的主旨一點關係都沒有。(這就是留學生的日常訓練,我好歹也撐到第三段了耶,好棒喔。)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這是一篇也曾經唸過那個大石頭系的朋友的最新精彩文章。(這篇文章很精彩所以各位直接看文章好不好?請原諒我實在掰不出任何簡介,我是個國際學生耶!別強人所難好嗎?)

研究生落難的大石頭起源

藉口工作室創意總監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問:當初為什麼要選擇社會系?

答:因為我從小就有關懷人群致力學術的熱誠。

問:目前研究與關切的主題大概是什麼呢?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問:當初為什麼要選擇社會系?

答:你以為我願意嗎?

問:目前研究與關切的主題大概是什麼呢?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為某訪談的本人回答版*有慧根的人就知道我在說什麼了,出處跟某師姊曾引用文章的網站是同一個。

問:當初為什麼要選擇社會系?

答:因為我大學聯考剛好就考這麼多分。本來想念政大金融的,可是交志願卡那天發現政大實在離我家太遠了,所以當場買了橡皮擦把志願卡全部擦掉重劃。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社會系大石頭。

我相信各位師兄師姐們對於這塊大石頭,都有著各種層面的、千絲萬縷的、不堪回首的,愛與恨。

這一篇是一位社會系大石頭的使用者證言,相信各位曾受荼毒的師兄師姐們一定能立刻洞悉這位師姐在講的是哪一個層面。本會信眾曾有人將此文評為妖女文,各位讀者若想進一步探知如何由個人傳記與生命歷程進行社會系大石頭全方位影響的研究,相信此作者的網站 會是個很好的開始。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