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我不是里安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被淫照事件的評論洗版。網路上一片氣憤莫名如喪考妣彷彿世界末日。好奇搜了一下新聞,找不出值得那麼生氣的爆點,於是檢視了一下人物背景,發現大家一定要往愛慕虛榮(所以死了活該)那方面想,是因為有幾樣宅男不願面對的真相:

1. 不肯面對自己不只沒有錢

這世界一定有什麼錯了!!畢竟,我比他帥、身材又比他好、比他有才華、又更加體貼溫柔幽默風趣,不只會彈鋼琴,還是籃球校隊。對方只不過是在存款上比我多一點而已,但怎麼沒人鳥我?想了半天,又找不出有錢到底有什麼錯。可是,不是他錯難道是我錯嗎?所以那一定是那女的錯了!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1. 飛機降落前,機上開始廣播,細數各種犯罪行為在這個國家的罰則,總共播了三輪。

2. 走在街上,時時自我檢查。誰知道闖紅燈會不會被鞭打或判死刑?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1.

第一次從南部返家過年,隨時充滿著因沒經驗而來的不確定感,尤其是當新聞總報導著什麼台鐵開放網路訂票不到一小時西部幹線就被搶購一空的消息,更讓人感到恐慌。想坐客運,怕被堵在高速公路上,全車乘客屎尿噴發會造成災難;想用台鐵fun寒假的票晃回台北,時間長不是問題,只怕是一位難求。於是訂了貴三三自強號。

拖到最後一秒,誠惶誠恐上網訂了票,竟然給我訂到。取了票上了車,才發現,怎麼車廂只有我一個人救命啊……。一路睡到台中,才有一群人上了這車廂,但沒多久又都消失了,應是短程通勤者。當時真的很想跳車退票改坐台鐵fun寒假啊……七百多元可以吃快二十碗阿川吐魠魚羹耶。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回到母校走走。新北樓上貼滿五彩布條,看起來是「恭喜」某些人留級的賀聯。會心一笑,覺得沒走錯地方,這真的是這個學校,一點都沒變。雖然仍舊搞不懂這一切張揚背後的心理機制為何,但至少還可以接受啦,畢竟這種事情要是發生在優良女校別的學校,應該會被漠不關心,或甚至視為班恥而不相聞問吧。

雖然是假日,但竟然看到好幾個班級留下來練軍歌比賽!!我的天啊,真的不敢相信,已經經過這麼多年、軍訓的環境和影響力也已經改變這麼多了,竟然還有學弟妹在(那麼認真地)作這麼智障的事情,真像群二流的呆子。整齊的隊形、口令、歌聲、為「榮譽」犧牲假日的精神,和那些布條互襯起來,真有種超級無敵矛盾精神分裂的悖反。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其實我對章亦謀比較有感想。他真是一個能夠帶給大家驚喜的人。

人總是會變。尤其已經到了我們這種年紀了,對於這種事情應該習以為常。畢竟,身邊也已經有很多朋友性情行徑大變到令人啞口無言的地步呀!可是,儘管如此,張掖謀還是穩居寶座耶!看完開幕之後,手還是會反射動作地摀著嘴,乾咳一聲,暗地裡喊著,蛤,這個人,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跟以前(雖然是很久以前的以前)差太多了吧?

不過,我也不想知道原因。反正他不是吃錯藥,就是被國家威權控制的政治問題,或者是染上了貪圖讚美強迫症的醫療設惠學問題,要不就是資本主義經濟結構問題,也很有可能是因為高中唸錯間啊!正確答案是哪一個或哪幾個,沒人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原因是什麼關我屁事。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吾友香米注文達人,前幾日傳來一個msn訊息,說是某某人終於又po了新文了。

我那當下還蠻猶豫要不要去點。其實真的不是我因人廢言什麼的,可是,這個人最近寫的任何東西,不管是email還是blog,我看了之後只有一個下場,就是,一整個暴怒。一股怒火沖上腦門,另外一股怒火在胃裡面燒(hhtinn,2008)。所以,為了自己的心理衛生著想,我有點抗拒要去看這個人的新文章,但是,我又不想表現的太難相處的樣子,所以我想跟香米達人先確認看看,新文章有沒有爆點。

達人回答,沒有啊,哪有爆點?他只有說了OO和XX兩件事情而已,真的,一點都不爆。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去和平島拍照。雖然又曬又累,實非貴婦所當行,可是看了旁邊的歐巴桑都這麼勤奮,也忍不住多拍了幾張。但當時對於自己心理竟然萌生這些人很可愛的想法,感到有點新奇,因為我好像從小就開始喜歡諷刺上進的人耶。只要稍微認真打拼一點,我就忍不住想去戳人家一下。「留學生學術教室」系列,就是這種產物吧,憂鬱小生陽光白目如果有一天知道他們被人家嘲笑,只是因為他們看起來很認真,應該會覺得不知所云哭笑不得吧?

可是仔細想想,真糟糕,我好像有職業歧視,只會嘲笑讀書人耶,看到同等行徑的其他行業人士,似乎就不會那麼敏感。怎麼辦,真是壞習慣,誰來救救我啊救命啊~~~~~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阿賓高中念的雖然不是台北的女校,但是,他從前考試也都是班上第一名,參加社團的校際比賽也常常得獎。



所以再也沒法考第一名的這件事情,給了他很大的刺激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本來以為文中這個不停思念潑是盾的瘋女馬單那,暗寫的就是阿賓。可是,又聽說這篇長達十頁的小說,是真人真事的版本,所以主角應該不是阿賓吧。畢竟,雖然阿賓是台北人,成績又一流,又是人見人愛,但他高中念的可不是女校!!!(不願具名的前留學生,2007)

http://majo.dominatus.net/?p=258

隨便一翻就看到水牛城的名字(抖):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看完師姊的不要用未來說服我的現在,心底隱然浮現一絲罪惡感。他真的是里安,我就算想假掰應該怎麼也學不像。從小到大,一直我行我素,絲毫不管他人對我的付出。只要不順我的意,別說是倒打恩人一耙子,就算是把恩人推入火坑,我也不以為意,理由還一大堆。便宜又賣乖的無賴。

高三時,要作畢業紀念冊,每一排要推派出一個人來負責設計統籌與聯絡。除了大頭照和總體規劃的頁面之外,每一排得負責一到兩頁的設計。屎缺一個,大家爭相推託。可是,當時本排只有我一個人在睡覺,完全不知道發生何事,自然也無法抗拒。表決結果,本人果然雀屏中選。

我真的不想作這件事,尤其是在睡夢中被人合力捅了一刀,那感覺真的很差,於是完全百爛、抗拒參與。導師和總負責同學,私底下好說歹說,勉力相勸。那位同學對我很好,導師也很照顧我,我這人又吃軟不吃硬,最後只好支支吾吾地答應了。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我不是里安,一直都不是。可是,最近發現,要當一個「不是里安」的人,其實也很難做到。書寫阿賓的故事之時,便是如此。

要寫阿賓,絕對不乏資料來源。可是,每一下筆,總會有實際上的困難。每一個例子和細節,很多時候都會影射到別的朋友。每次想要訕笑阿賓的某樣特質某種作為時,起先總是大樂,但直到下筆,心中警鈴總會猛然大作地想,「可是那個誰誰誰還不是一樣……」、「我這樣好像也罵到某某某了耶……」、「那個叉叉叉好像更誇張……」。

然後,便覺困惑,不曉得要如何看待那些朋友。我該一視同仁地嘲笑、可憐、看不起他們,還是要精細地區辨細微的差異,然後告訴自己,他們跟阿賓不一樣,真的不一樣,所以一切的輕蔑和揶揄,都不能、也不應該一體適用?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濃霧瀰漫的車程中,無聊透頂,試著條列無間羨慕的項目。在顛簸中歸納出一個小結論:我其實根本不需(想)要我現在正在羨慕的任何一項--那些過去我多多少少經歷過、吃過其苦頭、被其惡搞過的東西;那些我曾經擁有過,最後卻自願放棄的東西。

回首過去,我好像都是挑自找苦吃的路走。這麼說好像我是在追尋絕對的自由,但根本不是,我一點都不想要這種東西。「唯有過過毫無約束日子的人,才會知道有約束,是多麼幸福可驕矜的。」朱天文說。

我想我要的只是,心甘情願。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前一陣子也陷入某種可怕的、羨慕別人的無間輪迴。不能自己,只好不停的在外面走動、無意識的持續作走路這件事情,放空自己來讓自己緩解一些。回到家裏以後,看到師姊的妖女文,像被雷打到。這不只是因為覺得他講出了我的心裡話,這本身其實也是一種羨慕。

我羨慕,師姊是個好人。他是里安(也許是個易怒的里安,哈哈)。

我在想,要是我來寫這篇無間羨慕,不會有溫煦的自我觀照,只會充滿著冷酷的妒恨。要不怨妒這個世界,就是怨妒他人--說別人是詐包遷怒別人太過努力、連別人只是想好好折個被子,我都可以拿出來東鞭西打。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最近公司進來了一個新同事,搞得阿彬總是火冒三丈。阿彬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是在公司的休息室裡。那個人正拿著一本小冊子在背英文單字,阿彬走進來倒杯熱水,眼角瞄了他一下,正好跟他的視線對上。阿彬感到他正被一道機警的眼神打量著,心理很不舒服,於是泡完紅茶之後就匆匆的離開了休息室,也沒說什麼。

後來午餐會報的時候,主管跟大家介紹那位Helda,原來是將來的新同事。阿彬覺得怎麼看他都不順眼,也不知道為什麼。尤其想到十分鐘前看到他在休息室背英文單字那個認真的模樣,就覺得這個人很假仙而噁心。「裝什麼裝啊,有需要那麼認真嗎?這跟高中生有什麼兩樣?」阿彬心裡踹想著,這個人明明不是在香港出生長大的嗎?怎麼會跟台灣那些最愛穿制服在公車上唸書的名校高中生一樣愛假裝呢?莫非他也唸過台灣的明星高中?想到這裡,阿彬就有點緊張,萬一這是真的,那他就會知道自己念的是野雞高中了

阿彬覺得Helda無時無地都在注意他。這種注意,跟他走在香港街頭被誤認為希臘混血帥哥的那種注意是不一樣的。這是一種在公車上,旁邊的高中生偷偷地在計算你半個小時內翻了幾頁課本的注意。果不其然,Helda在快要下班的時候,就走過來問他:「今天經理有說最近的地產股值得研究一下,我有去找了一點資料,打算寫一些報告,你已經做好了嗎?」他聽完這句話,怒不可遏,覺得這個Helda怎麼那麼會拍馬屁,經理講什麼他就做什麼,活像個應聲蟲,凡事都跑第一,想要討面子爭功勞,怎麼有這麼無恥的人。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我想,我應該是瘋了。

之前剛來火星的時候,常收到朋友一篇研究生病症的文章。大概很有趣吧,因為真的很多人轉寄來。那時我看那篇文章,沒什麼感覺,但也不覺得有什麼好笑,大概那時初遇地獄不識其面貌,還懵懵懂懂地,沒能進入他們語意的脈絡的原因。

多年之後(其實也沒多少年,這只是度日如年的形容詞),看到這篇類似的研究生症候群的文章,不只笑不出來,還有一點怒。我還一邊在想,為什麼會如此沒有病識感呢?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鬧鐘響起的第三聲,阿彬警醒地彈坐在床上,絲毫不留戀依賴溫暖的被窩。隨手打開英語廣播頻道,主題前奏曲剛結束三秒,主持人正在播報國際的頭條新聞。他把裝著鮮奶的玻璃杯放在電鍋裡隔水蒸熱,這是他從時尚養生雜誌上學到的健康之道。然後他進了洗手間梳洗。牙是要來回刷五十次,臉要按摩二十圈,這一切都在他的計算之內。他一邊默念背誦著牆上貼的英文單字表,一直到整個梳洗過程結束,牛奶剛好加熱完成,沒有浪費任何一秒。他坐在沙發上啜著溫熱的牛奶,嘴角一邊揚起了得意的微笑。他今天比平常多背了一個單字。

阿彬從台灣來到香港工作已經三年了。他之前在台灣的工作經驗其實很豐富,也頗受上司器重,可是他的內心總有種矮人一截的自卑感。他當過電腦軟體公司的教育訓練講師,公司很大,錢也賺的不少,可是每次只要一想到他的學生是歐巴桑歐吉桑,就會覺得自己在大學同學面前抬不起來。受不了這種羞恥感,他於是轉行到高科技產業去當產業分析師,負責撰寫市場趨勢的分析。

這分工作他其實做的很好。並不是說他有什麼洞見觀瞻的分析能力,或者刻苦耐勞的讓老闆喜歡的努力,而是他很能抓住這分工作政治正確的那條隱微的線,所以在批評主流、試圖展現自己與眾不同的時候,同時又能夠安全的不會踏到那條地雷線,變成白目。意思就是說,骨子裡必須要是再主流不過,但是外表上要能批判而具有創意的。這件事情很困難,但是阿彬就是有這種掌握老闆口味界線的天份。所以他所作出來的報告,總是非常與眾不同,但,卻又非常安全與政治正確。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台灣為里安瘋狂的人很多,畢竟人家是台灣之光。王建民初登版時,也有一堆從不看棒球的人突然都變成了棒球迷。我沒有特別喜歡里安,但也並不討厭他,只是有些誇讚的形容詞實在肉麻過火,過猶不及。

其中,或許可說比較中肯的是,讚許這個人溫柔敦厚,在影片敘事裡,總是想辦法照顧到每個人的人生歷程和心理掙扎,不說教,不評斷,也不常說對錯。

其實從某個角度來說,這根本就是課本裡寫的那種標準濫好人。講這句話其實有某種酸葡萄心理,因為我這個機巴的人,就完全作不到這一點。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這篇文章要有慧根的人才看的懂。阿彌陀佛。

「那是一個年年冰封五月的小城,可是年年沒有人確實做好心理準備,因此第一場雪總是措手不及,如此倉皇進入冬天已成慣例。」

一年前讀了這個妖女的文章,只覺得他沒救了。下雪就下雪,一下忘記憤怒一下心生恐懼,還多愁善感的說什麼行路難。難道他不知道只要去outlet買雙打折的雪鞋, 一切問題就解決了嗎?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