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叨念絮語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 一見鍾情、火速結婚的故事真的好神奇。我也好想體驗天生註定的浪漫喔,啊啊啊啊啊~~~~~~!!!好。我一定要依照娘娘指示,夙夜匪懈地上求職網站!

2. 新娘所換的禮服中,那套黃色的最漂亮耶。

3. 國賓的菜還不錯吃,我為什麼不早一個月中輟呢?這樣就可以吃到大胖喜酒了啊!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初識Clifford Geertz,是在那個陰暗潮濕的書店打工時。立緒出版社當時出了一本「文化與社會」的讀本,眾多讀者一擁而上瘋狂購買,讓我們補貨補到來不及。當時我的幼小心靈不懂為何,只知道裡面有一篇Geertz的文章,講巴里島鬥雞的,是古佳豔翻譯的。當時想選古老師的大一英文選不上,所以印象特別深刻。

再遇Geertz,是大三時上「文化與權力」這門課時,讀到他與他的合作夥伴George E. Marcus的作品。他說人類學作品應該像文學、像詩一樣,有著優美的寫作。當時只覺得這個主意太酷了。

看到他的死訊,是在衛星的夜晚。而他留下來的疑惑,比驚嘆還多的多。如果他還在世,我好想問他一個問題。我也想問他,社會科學的寫作真的可以和文學作品一樣嗎?可是我更想問他,聾啞人士如何寫出詩一般的文學作品呢?他真的可以用印尼文寫出像詩一樣的巴里島鬥雞嗎?村上春樹在他的新書裡寫到,他他在美國最常被問到的三個問題,其中之一就是:「你未來會不會用英文寫小說?」他的回答是:「NO—不可能寫得出來。*」所以,我真的很想問Geertz,為什麼他的答案是「Yes」?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前幾天,接到朋友的一封信,我怒了。我很少怒,尤其是對朋友怒。我口中的怒,大多只是偏執的嫉妒。但是我這次怒了。

我清楚的知道我該怎麼回覆他,這和留學生死到臨頭亂掰的作業不同。很奇怪的,我一點都不想罵他,我也不想諷刺他。相反地,我是真心誠意的想要誇獎他。但是我不知道如何下筆。不論如何真心誠意的語調,都會被他看穿。而他一定會因此而很怒−−這也是他的真心誠意之所以會搞的我很怒的原因。

我後來沒回他的信,不是因為我寬容而擅於原諒,而是因為我不夠格。他只要說,「你自己還不是一樣?照你那樣作真的有比較好嗎?」我就會被打敗、區居下風。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我猜可能有人會誤會,說我上一篇文章是在罵那些盲目崇拜在國外功成名就的台灣人。

是,也不是。

不是的原因是,我其實覺得這些人很可愛。台灣人多麼愛里安,鍛被山上映第一週就衝到全球票房前三名。許多人攜家帶眷不明就裡的跑進電影院,不為電影,只為了里安。在網路上看到很多觀眾抱怨觀影經驗,大多與這些可愛的人有關。很多歐巴桑成群結隊一起去電影院,一進去才說,唉唷,怎麼是講英文的電影啊?還有很多人是闔家進戲院觀賞此一里安巨作,小孩坐不住很不耐煩爬上爬下,大吵大鬧。還有一個網友說他看到座位前方坐著一對男性,一個頭髮半白一個花樣年華,正在疑心他們倆是什麼曖昧關係的時候,那個比較老的男性突然拿起手機操著台語和對方說:「啊我就是帶我女婿來捧里安的場啊!」不知道他們看完這部片之後臉上會不會有三條線。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現在很生氣,而由以下的文章就知道我有多麼偏執。

在朋友家看完奧斯卡,鍛被山得了最佳導演,沒有得最佳影片,覺得非常失望和遺憾。一直到家裡,打開MSN,果不其然的看到大部分的台灣朋友暱稱都改成了里安台灣之光一類的字眼,心中一把無名火才這麼冒了上來。

這些人,裡面就有從來不看電影的/完全不知道鍛被山是在幹嘛的/知道這部電影是在幹嘛,但是完全拒絕去看,而且毫不掩飾的表示他們的嫌惡的/還有,當然,當初那些連票都不幫我拿的人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李慕白拔出玄冥劍時悠悠嘆道,一切都是虛名。他想退隱江湖,卻只是因為擁有這一把劍,而不得安寧。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高中的時候,大家都想考上法律系。當然有些人對財金企管比較有興趣,但也不怎麼排斥念法律這件事情。

那個時候,我和大家一樣,都不知道法律系到底是在念什麼的。只有一種模糊朦朧的印象,覺得律師法官威風凜凜荷包滿滿。我,一個對未來同時充滿困惑和期待的高中生,自從聽了同學一句話,就把法律系從我的志願裡完全刪除。

同學跟我抱怨,「我聽說念法律系,就要一直考試,而且大家都在考律師司法官,除了這條路以外沒什麼其他路走了」。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我是一個能夠讓自己快樂,但無法讓別人一起快樂的人。

小時候,聯考是幼小心靈的最大的夢魘和痛苦來源。常常聽到同學的一句話就是「如果我將來作了教育部長,我一定要廢除聯考」。據說那時候的我常常回答一個驚世駭俗的答案:「大家都要當教育部長喔?這樣機率很低吧?乾脆從現在大家都不要唸書,隨便亂考,這樣聯考就會自動失去意義了,這個還比較容易一點。」

就像當兵的時候折被子,如果大家都按時起床準時開始折被,每天還是有一半以上的人折不完,那這個規定就立刻變成愚蠢的規定。班長要不然就是得每天繼續狗幹那些折不完的人狗幹到喉嚨發炎,不然就是得思考延長折被時間或改變檢查的標準。當然,如果大家都善體人意的清晨四點半就爬起來折被子,那班長也就樂的輕鬆,每天只要負責狗幹那些極為少數被子折不完或者折不好的人了。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早上,被一通電話吵醒。是一個原本要拜託我去接他機的學妹,打來通知說他因改搭班機所以會提早一個小時到。被吵醒是很不耐煩沒錯,但是睡眼朦朧中,我體觸到一種很熟悉而令人懷念的溫度和感覺。

那就像是當兵在成功嶺新訓時的清晨。我每次在夏天穿著短袖卻沁涼的清晨裡朦朧醒來的時候,總覺得又回到那段歲月。夜貓子的我,只有那時,我才慣於每天在清晨時分自動醒來。

許多人對於我很懷念當兵時的日子,感到非常吃驚。尤其是社會系那些易於對權力和控制心生厭惡的男生同學們,當兵的回憶就等同於被羞辱、被(比自己笨的人)管理、被當成白癡的智缺歲月,於是對我提起當兵歲月時的正面態度往往感到不可思議。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覺得,很早之前,我就開始有意無意的進行一項裝傻裝笨、將自己邊緣化的計畫。

高中之前,我算是一個雖然懶散但很好強的好學生。換個方式說的話,就是我雖然也算是個愛玩不愛唸書的學生,但卻因為唸書念的還不錯,而有機會體會到「受人肯定」這件事情。久而久之呢,我也分不清楚到底我之所以肯這麼認真打拼,到底是因為喜愛讀書,或者只是一種虛榮的成就感罷了。國小的時候我一直運氣不佳,被分到所謂的人情班,就是班上大約三分之一都是老師的小孩。那些老師的小孩不知道是先天基因遺傳良好還是後天訓練薰陶有素,每一個人不僅多才多藝,而且還都夭壽會唸書的。但最令人不解的一件事情,就是他們看起來都真心誠意的十分愛唸書。那時有課外活動課,我選的是去圖書館讀書。這真的不是因為我是跟他們一掛的,而是我生性怕熱一動就會流汗,到圖書館吹冷氣睡覺實在是我最享受的一刻。但是一進圖書館之後才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這些老師的小孩都好有水準,拿的書都是那種聽到都不敢褻瀆的,我後來真懷疑他們到底是真的在看書還是其實是在睡覺,因為我曾經翻過那些書,發現以我的智商實在難以理解。這有點叉題了,我的意思是說,小學的時候,可能因為有點小聰明成績不算太差,而在那群成績也很好的人裡面我是唯一一個身家背景不那麼嚇人的,課外活動還會自動自發的選擇書香薰陶的活動,以致於往往都被老師歸類成好學生的一員,偶爾還會得到公開稱讚。那時的我,讀書還算認真,甚至還會一心一意為老師著想、打擊班上的壞份子。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認真,到底是因為讀書這件事情本身和我個性相容,還是我忍受不了讚美和虛榮的誘惑。

升上國中之後,情形完全改觀。我念的是一所沒有人要念的國中。或許有人聽過我說過這個故事,我念的國中是全國第一所被抓到有學生吸安非他命而上電視的學校。這所學校在山上,我每天都要爬山上學,但每次在山下最常看到的景觀,就是許多我的鄰居和小學同學正在等著公車要去別的國中唸書。到了這所國中,我忽然變成天才轉世,我不管隨便怎麼考都是全校第一名,國中三年我還沒有第二名過,而且第二名跟我的差距總是那種,我少考一科都贏他們的那種。全校老師學生沒有一個不認識我的,就算不知道我名字,也知道那是怎麼都考全校第一名的那個。國中三年的生活非常荒誕,那根本不是電影上演的放牛班可以比擬。我後來想起,總是驚訝為什麼我在那種環境仍然堅毅不拔的讀書,老師都稱讚我出污泥而不染。儘管我和第二名的差距總是遙遠,我仍舊努力的試圖拉大這個差距。全校第一的光環可不是蓋的,走路都會有風,誰捨得放棄這種感覺呢?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如果我要喜歡人的話,大概就是喜歡這種典型的。」

在我記憶所及,這種譬喻法曾經被我用在兩個人身上,一個是我在書店工作時的女同事,一個是我大學住宿時的男室友。他們其中一個細心、愛吃美食到可以浪擲千金、擁有自己狂熱而專精的嗜好、富有行動力、對未來有詳細的計畫且不隨波逐流、對人事物有敏銳的觀察力;另外一個是乾淨、有生活品味、喜歡上山下海、愛喝咖啡、喜歡素樸質野的風格。其實他們兩個也有共同的地方:好客重義氣,但恪守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守則;勇於嘗試新事物,卻又同時安土重遷;還有,他們都擁有一段令我稱羨(但卻不一定為他人稱羨)的感情生活。

但是,我卻從來沒有喜歡過他們。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