詐包也是個全球化現象。

第一學期的時候上必修課,簡直快死了,每週花四到八小時寫八百字小語,寫出來仍舊是慘不忍睹。有一週更慘,是念哈伯瑪斯。

這個東西,中文我都看不懂了,英文怎麼看的懂呢?

後來我看到我的兩個韓國同學,如獲至寶,我跑過去問他們這個星期的讀物念了沒?他們兩個異口同聲的說,還沒,他們連印都還沒印出來,還反問我這個禮拜到底是念什麼?

結果很賤,後來他們兩個用韓語談了十幾分鐘,他們掩蓋的了別的,掩蓋不了哈伯瑪斯四個字就算用韓語發音還是哈伯瑪斯的這個事實。不過我不想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畢竟他們講的話我又聽不懂,萬一誤會他們可就不好了。

後來我發現,這兩位同學,有一個共通的習性,那就是會在上課前五分鐘一直跟大家抱怨今天的讀物他們一個字都沒看怎麼辦,然後拿出一份,白白淨淨的,什麼筆記都沒寫什麼重點都沒話的,讀物。

我也只念了三十頁,根本不好意思講什麼,而且我知道他們心裡一定跟我一樣緊張,眼光一直逃避老師希望老師永遠不要點到自己。

可是韓國同學好厲害,老師講什麼他們都答得出來,而且說的長篇大論(是不是頭頭是道我不知道因為我聽不懂),我心裡想,他們真聰明,真會亂掰。

後來週復一週,他們每週沒念每週空白每週有問必答長篇大論,實在啟人疑竇。直到有一天,我終於明白了。

有一個韓國同學在整理他的書包,一時失手,從他的書包裡掉出來一份五顏六色的、爬滿韓國表音文字的、貼滿便利貼的、當週的讀物。對比起放在桌上的那份白淨無暇的讀物,以及半個小時前他才又說了一次他這週又什麼都沒念的記憶,那些燦爛顏色顯的有些諷刺。

我到現在還搞不清楚為什麼他們要這麼做,但這個事實證明了詐包並不是台灣白癡高中生的專利。

全站熱搜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