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常吃阿川土魠魚羹。

對我而言,好吃的土魠魚羹重點有二。第一,魚酥的外皮要脆,內裡要軟。外皮脆,是享受那卡滋卡滋的口感,內裡軟,是為了等待它吸飽湯汁時一起送入嘴的那種飽實感。但通常這兩個條件難以兩全。為了把外皮炸酥,內裡往往會比較乾硬;要是想讓內裡軟些,外皮往往吸了湯水之後也不甚酥脆。可偏偏,阿川就是可以炸的外酥內軟。

第二,湯頭要鮮而不甜。鮮較簡單,因為一般而言湯頭都是以魚骨熬製,但要不甜,則有些難度。實因土魠魚羹的勾芡法,本來就是偏甜的口味,但最好吃的甜,是吃完才發現「咦,這口味好像偏甜?」,但進食時是不會發現的。這有賴於在勾芡過程中其他佐料的調味。阿川的湯頭,初嘗有點苦,實際上此苦是帶有焦味的一種甜,另外他會淋上一點黑醋提味,使得甜底中有增添了豐富的口感。我就說嘛,甜也要甜的有藝術有格調好嗎,不是狂加糖和蕃茄醬就可以了事的。不然美國的中餐館每一家都可以來作土魠魚羹了嘛!(狂怒瞪)

據說炸魚卵十分好吃,便想點來當配菜,只可惜來了三四次,都說賣光了。只好點份炸魚肚來吃。



喔,也是十分的好吃呢。台南的炸物有一個特色,就是炸得非常乾,但又乾的恰到好處。是以食物本身的質理以及咬下去的酥脆感來取勝。前幾天吃到友愛鹽酥雞的炸雞皮,真是人間好物啊(遠目)。台北的鹽酥雞,就比較是以油香味、咬下去的肉汁、以及較為豐富的調味見長。所以台北的油滋滋鹽酥雞配啤酒真是人間美味,台南的炸物配啤酒則太過,通常直接當作餅乾啃咬,喀滋喀滋不亦快哉。

今天來,又沒有魚卵了,不得已又點了魚肚。不死心地追問老闆到底要用什麼方法才能吃到魚卵,老闆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後來看起來是像老闆媽媽的太后從背後的遠方幫老闆解圍:魚卵是還有啦,可是冰在冷凍庫,硬梆梆的咧。於是老闆說,好啦,現在是吃不到,可是你要的話我可以幫你留,讓你晚上來吃,不先保留的話我看你就算晚上來也吃不到哩。

可是,可是我晚上要去吃牛肉炒麵耶,怎麼辦怎麼辦。我不置可否地沒作正面回答,一邊吃著麵一邊想著到底該如何。

過了三分鐘,老闆突然跑過來叫我,欸先生,有魚卵了喔,你要不要來一份呢?不假思索立刻說好。

咬了一口之後,說不出話來,只有一句話在內心吶喊著:阿母~~~我~終~於~吃~到~了!!!(少女漫畫緊握拳頭晶亮大眼望著遠方眼角滲下一滴淚珠貌)



全站熱搜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