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東萬安的田間道路。因伯朗咖啡曾在此拍過廣告,現在俗稱為伯朗大道。無邊無際,放眼望不到明確的終點。雖然今日的台東沒有預期中的藍天白雲與金黃稻穗,但身處雲霧繚繞中亦是頗有韻味。伯朗大道即便在這樣的陰鬱天氣中,看起來仍舊筆直地通往遠方天堂。

同行的是當初在米國那個下雪六個月的「城市」一起讀過六週英文班的香港朋友。在飯店酒酣耳熱之際,他說道,他好喜愛想念那時的生活啊。當下驚嚇不知如何是好。

想到些反駁的話,卻如鯁在喉。

其實,自己明明就完全同意他對當時生活的描述,也承認那種生活的舒適與乾淨,但在最後關頭偏偏就會得出一個完全相反的結論。也心知肚明這把一切都搞爛的詮釋機轉為何,只是,這是個難言的解釋,無法說出口,一旦說了,只是體現出自己的不知好歹和吹毛求疵而已。

去年在kinks,好正的小姐terri曾說,覺得我一直在逃避過舒適的生活。這也許正是一言難盡如鯁在喉的癥結所在吧。一個向來追求生活舒適的人如何去解釋他沒辦法過這種舒適的生活呢?越說只會越覺得自己斤斤計較又不知好歹。

伯朗大道在這樣的陰鬱天氣中,看起來仍舊筆直地通往遠方天堂。令人用心計較的不是路上的天氣,而是遠方的天堂。






全站熱搜

rolc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